<sub id="njh9b"><ins id="njh9b"><ol id="njh9b"></ol></ins></sub>

<listing id="njh9b"><b id="njh9b"><strike id="njh9b"></strike></b></listing>

    <b id="njh9b"></b>

    <i id="njh9b"></i><meter id="njh9b"><ins id="njh9b"></ins></meter><meter id="njh9b"></meter>
    <ins id="njh9b"></ins>

      <i id="njh9b"></i>

      《鄉村人才振興調研報告》

      鄉村人才匯聚 發展動力澎湃——基于六省二十縣的鄉村人才振興調研報告

      人才是鄉村振興的關鍵支撐和源頭活水。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才振興是鄉村振興的基礎,要創新鄉村人才工作體制機制,充分激發鄉村現有人才活力,把更多城市人才引向鄉村創新創業”。隨著鄉村振興戰略實施,脫貧后的中國鄉村發展更具活力、前景更加可期,對高素質人才的渴求也更為突出。今天我國鄉村人才隊伍建設情況如何,各地采取了哪些行之有效的創新舉措,還應如何加大力度?鄉村人才又有怎樣的感受與期待?

      “五一”國際勞動節到來前夕,智庫版刊發山東財經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課題組調研報告,并請調研組與幾位返鄉創業青年展開對話,以此向新時代的勞動者致敬,為優秀人才投身鄉村鼓呼!

      2021年,全國各地積極響應黨中央有關鄉村人才振興的決策部署,在鄉村引才、育才、留才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探索出各具特色的鄉村人才振興模式,但同時也面臨人才缺口大、分布不均勻、整體素質不高等瓶頸。

      課題組對山東、廣東、浙江、河北、湖南、江西等6省20個縣(市、區)鄉村人才振興現狀進行調研,研究鄉村各類重點人才培養培育使用模式,深入分析鄉村人才振興面臨的難點與制約,在此基礎上提出進一步推動鄉村人才振興的對策建議。

      現狀:各類人才穩步增長能力素質仍需提升

      農村生產經營人才培育加速,總量規模仍然不足。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不斷加大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資源投入力度。例如,2019年實施新型職業農民培育三年提質增效行動,推動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轉型升級,全面提升質量效能。截至2021年底,我國新型職業農民總量已超過2000萬人,增長勢頭良好。截至2020年6月底,通過農民合作社示范社四級聯創,全國縣級及以上示范社已達16萬家,培養了一批作風廉潔、遵紀守法、表率作用強的農民專業合作社帶頭人。但是,在農村生產經營人才培育過程中,有的地方由于培訓體系不夠完善、培訓單位師資不足、部分教學內容流于形式、與學員溝通少互動少等因素,尚不能充分滿足學員生產經營實際需要。

      農村二、三產業發展人才不斷增加,優惠政策有待加強。農村雙創人員數量持續增加,截至今年4月,全國各類返鄉入鄉創業人員超過1100多萬,產業業態越來越豐富,形成帶農富農效應。針對農村電商人才需求,各地紛紛出招。比如,2021年底,山東莘縣農村電商實用型培訓共計開展152場、304課時,惠及全縣24個鄉鎮18056人次。鄉村工匠挖掘培養工作取得明顯進展,比如,廣東江門已評定鄉村工匠職稱1071人,其中,高級職稱30人、中級職稱332人、初級職稱709人。然而,一些人才優惠政策存在重視實力強勁的大企業、忽視小微企業和返鄉創業農民工的現象,無法提供涵蓋面廣、更為細化的有效幫扶。

      鄉村公共服務人才建設步伐加快,隊伍水平有待提升。鄉村教師隊伍建設成效明顯。近年來,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方針政策,如《鄉村教師支持計劃》《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等,高度重視、持續推動鄉村教師隊伍建設。例如,截至2021年底,山東壽光不斷優化教師隊伍結構,全面落實農村教師滿年限晉升職稱政策,惠及教師1936人,大幅激發教師隊伍工作熱情。鄉村醫療衛生人才隊伍建設進展加快。例如,2021年,湖南省常德市定向培養101名鄉村醫生,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鄉村文旅人才建設取得新進展。例如,安徽省六安市引導文化旅游能人做好陡沙河溫泉小鎮、九月山莊等鄉村旅游項目,發揮文藝人才作用,年均開展“送戲進萬村”活動2200余場、相關巡演活動150余場。然而,鄉村人才隊伍水平仍待提高:鄉村教師社會地位不高、工資待遇不理想、職稱晉升困難等問題未完全解決,很多優秀人才難以長期堅守;鄉村醫療衛生人員職稱、學歷普遍不高,專業技術水平相對薄弱,人才隊伍結構缺陷較為突出。

      鄉村治理人才根基穩固,服務意識仍需加強。近年來,“第一書記”“三支一扶”人員、“大學生村官”等鄉村治理人才為農村現代化建設貢獻了至關重要的智慧與力量。如河南2021年招募幫扶鄉村振興崗位630人,有效改善了基層人才隊伍結構,為推進鄉村振興奠定了堅實人才基礎,“三支一扶”工作成為基層就業的亮麗品牌。調研發現,在鄉村治理人才隊伍中,有些村干部缺乏服務意識與競爭意識,工作態度被動消極。同時,農村法律援助需求量大、援助經費不足,村民法律意識淡薄,農村法律人才在工作中往往感到力不從心。

      農業農村科技人才實力增強,但應用轉化能力不足。從2011年起,我國開始組織實施農業科研杰出人才培養計劃,經過十年培養計劃,建立起一支6000多人的高層次農業科研人才隊伍,打造了一批農業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啟動實施“神農英才”計劃,攻關農業核心關鍵技術。2021年,廣東選派422個省級農村科技特派員團隊、1266名農村科技特派員駐鎮幫扶901個重點鄉鎮,在“三支一扶”崗位中,七成以上用于助力科技興農;截至2021年底,山東濰坊引進農業領域博士以上高端技術人才46人,農業科技人才總數達669人,培訓高素質農民1萬多人,同時大力實施“百千”科技支農工程,開展下鄉服務活動1.5萬人次,指導農戶10.5萬戶。但是,農業農村科技人才總量不足、分布不均衡,高層次人才特別是領軍人才、農業戰略科學家、創新團隊比較匱乏,具有較強科技應用轉化能力和科研能力的企業技術人才存在較大缺口。

      探索:創新機制各地舉措特色鮮明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全國各地積極探索各具特色的人才振興模式。

      廣東“N+人才”模式:廣東以黨建為引領,通過產才融合、科技助力,打造鄉村人才振興的“N+人才”路徑。

      通過“黨建+人才”培養農業農村工作主力軍。如廣東省連南縣打造鄉村振興黨員干部人才“四庫全書(冊)”(后備頭雁庫、后備黨員庫、后備人才庫、后備干部庫)共計537人,讓人才緊密圍繞在村級黨組織周圍,激活鄉村振興“源頭活水”。

      通過“產業+人才”打造產才融合示范基地。2021年底,廣東省農民合作社總量達5.2萬家,入社農戶達72萬戶,省級示范社1201家,帶動非成員農戶117萬戶,農民合作社逐漸成為鄉村特色產業發展中堅力量。

      通過“科技+人才”構建鄉村振興持續動力。2021年,廣東先后組織4批次省級農村科技特派員重點派駐任務,選派878個農村科技特派員團隊,推廣農業科技成果和新品種、新技術、新工藝2190個,培訓基層技術人員和農民約63萬人次。

      浙江“1+X”模式:浙江重點創新鄉村人才培育和引進機制,打造“1+X”人才團隊,即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X個能夠助力鄉村振興的人才和群體。全省致力于打造一支包含鄉鎮黨委書記、村干部以及后備干部在內的“三農”工作隊伍,制定實施“三農”干部培訓計劃,激發鄉土工作人員活力;積極打造包含“新農人”“新型農業科技人才”等在內的鄉村能人群體。拓展新型職業農民、產業帶頭人、高素質農民培育渠道,建立引進、運行和激勵機制。浙江省衢州市下發《關于開展“強鄉壯村百團行動”的通知》,探索“專班+專項+專家”及“一鄉鎮一團隊、一團隊一項目”總體思路,建立鄉村振興專家服務工作專班,組建由教育、衛生、旅游等領域1000余名專家組成的專家服務團103支,引導人才資源向基層流動。

      山東“政策+培育+服務”模式:山東人社部門與鄉村振興各有關部門從“政策、培育、服務”三方面著手,創新人才“引、育、用”機制,強化鄉村振興的人才支撐。多部門聯合,創新人才培養機制,建立“1+3+N”的鄉村人才政策體系,實施百萬高素質農民技能提升計劃、百萬鄉土人才培育示范計劃、百萬鄉村人才定向培養計劃“三個百萬計劃”,激勵各類人才留鄉返鄉。推動科技創新資源、醫療衛生資源和服務管理資源向基層下沉,實施科技特派員計劃,健全常態化駐村工作機制。截至2021年5月,選派800名教師、400名科技工作者、500名醫務工作者和272名文化旅游工作者赴基層一線服務。

      根據鄉村人才需求缺口,創新人才培養方式。堅持分層次分類培養,拓展培養途徑,開辦“田間大學”“鄉村學院”,大力培養高素質農民、新型職業農民以及農村致富帶頭人等農村實用人才和基層專業技術人才,積極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2021年,遴選25名高效生態農業創新類泰山產業領軍人才,注冊備案科技特派員7835名,擇優遴選616名深入基層一線,推廣新技術、新品種。出臺推進鄉村人才振興20條、加強農村干部人才隊伍建設19條,開展“雁歸興鄉”返鄉創業推進行動,招募“鄉村振興合伙人”,聘請鄉村振興“首席專家”,積極搭建鄉村人才服務平臺,開辟基層引才綠色通道。以泗水縣為例,截至目前,全縣共招募合伙人174人,確立合作項目33個,投入資金2.5億元,帶動就業2000余人。泗水縣還從涉農部門和鎮街選派200名農業領域專業技術人才,組成農技專家服務團,培養農村實用人才1.2萬余人,組織400余名高素質農民到外地現代農業基地調研學習。

      不足:引才難、留才難、用才難現象仍存

      引進關:發展空間有限,人才顧慮未消。在一些調研對象看來,農村基層發展空間仍然有限,基層干部工作繁雜,工資待遇與工作強度不成正比?;鶎尤瞬艑W習深造機會較少,提升自我的空間有限。鄉村人才扶持機制不盡完善,資金保障方面仍存在審批時間過長、程序復雜等現象,導致未能充分發揮激勵效用。部分地區尚未形成自上而下較為系統的鄉村人才引進機制,縣鎮層面缺乏科學完備的協作機制,難以聯合進行鄉村人才項目開發和引進規劃。

      留人關:配套服務與后續跟進不到位。多年來,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大量流向城市,農村勞動力短缺,出現“空心村”現象。同時,對新農村建設成果宣傳不足,在人力資本開發和利用上投入資金不夠。農村就業環境、生活條件雖有很大改善,卻仍與人才需求存在差距。農村籍大學生畢業后大多選擇留在城市打拼,進一步加劇了農村人才斷層和人口老齡化,鄉村缺乏活力。部分鄉村人才引進配套服務和后續跟進工作不到位,人才發揮作用和創造價值的平臺有限。

      使用關:用才機制有待進一步健全。部分地區對鄉村人才的使用機制尚不健全,各行業部門難以形成有效合力對資源進行科學規劃和整合利用,存在人才崗位錯配現象。同時,各地區之間經濟實力差距較大,貧困地區需要培訓的農民數量較多但經費緊張,較發達地區經費充裕、培訓較多,但精準度不夠,產業、人才與服務之間的良性循環尚未形成。

      建議:讓鄉村天地更闊使人才更有可為

      機制創新為抓手,充分釋放鄉村人才活力。建立健全鄉村人才培養開發機制,整合農業科技院校等資源,建立鄉村實用人才培訓示范基地,引導合作社成員、農場主積極參與技能培訓??茖W設置鄉村人才培訓計劃,創新培訓方式,結合學員綜合能力和實際需求備課授課,堅持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相結合,提高鄉村人才培訓質量。構建更加科學的綜合評價體系和分類評價體系,綜合運用資金、政策和技術支撐等措施,完善、創新鄉村人才激勵機制,充分釋放鄉村人才活力。

      以人才隊伍建設為核心,強化鄉村振興的智力支撐。一方面,加快培養農業領域戰略科學家、科技領軍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大力培育鄉土人才,加快新型職業農民、高素質農民培育進程,建立各級鄉村人才智庫以及鄉村人才儲備力量。同時,對鄉土人才分類進行專業知識和技能培訓,加強本土人才的基礎作用。另一方面,加大人才引進力度,科學利用政策、資金等吸引大學生、退役軍人返鄉創業創新。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員制度,積極引進農業技術推廣員、農業職業經理人、農村電子商務師等各類復合型人才,改善農村人才素質結構。加強鄉村人才“愛農業、愛農民、愛農村”思想教育,增強鄉村人才鄉土歸屬感和榮譽感,發揮各類人才智力支持作用。

      以優化服務環境為保障,加快鄉村人才振興。加強鄉村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和生態建設,營造良好人居環境,配套相應保障性制度,加快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在鄉村人才子女教育、醫療保障、養老保障等方面給予相應政策支持,解決其后顧之憂。增加鄉村創業就業機會,加大政府支持力度,發展特色產業,創造性增加就業崗位,增強鄉村的人才吸引力。健全鄉村人才創新創業服務保障體系,建設高水平創業指導隊伍,為鄉村人才創業提供有力技術支持,通過一系列舉措切實優化鄉村人才創業創新環境,推動鄉村人才振興。

      (作者:山東財經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課題組)

      本文信息來源為 光明日報

      (2)
      上一篇 2022-04-18 21:12:36
      下一篇 2024-03-26 19:44:39

      你可能感興趣的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投稿指南 網址導航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
      五月丁香缴情深爱五月天视频_亚洲色欲综合天堂亚洲_色婷婷亚洲一区二区综合_国产啪视频免费观看视频

      <sub id="njh9b"><ins id="njh9b"><ol id="njh9b"></ol></ins></sub>

      <listing id="njh9b"><b id="njh9b"><strike id="njh9b"></strike></b></listing>

        <b id="njh9b"></b>

        <i id="njh9b"></i><meter id="njh9b"><ins id="njh9b"></ins></meter><meter id="njh9b"></meter>
        <ins id="njh9b"></ins>

          <i id="njh9b"></i>